犍为县人民法院
郭保华进法院

一个在冬天敢畅游三江水的人,一个肩挑背扛也压不弯腰的人,一个被铁锤砸破了手指也不吭一声的硬汉-终于忍不住伤心落泪了。怎么办?终于,经人指点后他平生第一次走进了法院,他要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和民工兄弟的权益!

没有郭保华想象中的复杂。立案庭很快就为他办好了相关手续,并根据其困难缓交了诉讼费用。案件刚刚送上二楼,郭保华就火急火燎地赶到民一庭办公室,他向庭长说明了自己的情况,请求法院对包工头在凌云乡政府尚未支取的一笔工程款予以保全。情况紧急,庭里迅速将案件分配给承办法官,在询问了相关问题后,承办法官当即着手制作法律文书,并叫郭保华回家等候、把心放宽。

回到家中的郭保华如坐针毡,他时刻等待着法院的传唤。他想,不会让我无休止地等下去吧?民工兄弟们的催问可实在令人为难。

其实,郭保华错了。就在立案的第二天,承办法官就驱车赶往凌云乡政府,即时采取保全措施,冻结了包工头在凌云乡政府的应得工程款9万余元。在接下来的十来天里,考虑到农民工回家过年的急迫心情,承办法官又多次与凌云乡政府进行沟通,阐明了由于本案间接涉及二十余名农民工的工资兑现,处理不好将影响到春节期间的社会稳定,从而取得了当地政府的充分理解。2月3日下午,凌云乡政府派人专程将9万余元工程款送至法院。承办法官当即组织郭保华和包工头双方进行庭前调解。调解中,双方一度剑拔弩张,为了一些未结算的账务唇枪舌战,但经过承办法官一个多小时耐心细致的劝解,双方终于冰释前嫌。郭保华与包工头在互谅互让的基础上达成了调解协议,包工头也当庭支付了全部钱款。

郭保华一脸轻松地走出法院。街上,行人熙熙攘攘,人们正在购买年货,筹划着即将到来的举家团圆;远处,传来孩童们噼里啪啦的鞭炮声,新年真的就在眼前!郭保华感慨万千地回望法院,他看见了高悬于大门之上的国徽,他看见了办公大楼上灯光点点。不知怎地,郭保华的双眼就泛起了泪花,他在心中默默地叨念:人民法院……人民法官……

(法官宋鱼水曾说:作为法官,我一生中有可能审理几千件案子,但许多当事人一辈子可能只进一次法院,打一次官司。如果这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官司,让他们受到不公正待遇,或让他们得到一个不明不白的判决,他们心里就会留下深深的伤痕。伤害一个当事人,就会多一个不相信法律的人。而维护一个当事人的合法权益,就会使人们增加一分对法律的敬畏,对社会的信心。受此启发,特命此题。作者后记。)


    民一庭  王富贵


文章分类: 法院文化
分享到: